期刊动态

《三体》在日本被疯抢:这一次轮到我们文化输出!

  今天,库管要来报告一个好消息:《三体》在日本卖疯了!刘慈欣的知名科幻小说《三体》日本版(第一部)正式开售,引发日本读者疯抢!当天所有书店就全部断货,出版社只能马上加印,不到一周时间,就加印10次!还冲上了亚马逊日本文艺作品榜第一!

《三体》日本被疯抢,一周加印10次日本的读者看完后如此评价:

  “《千与千寻》的中文版比日文版晚了18年,《三体》的日文版比中文原版晚了11年。这样跨越10年以上的‘冻结’时间,今后会变短吧。”

  《三体》日文版由日本最大的科幻出版社早川书房负责出版发行,售价为2052日元,约合人民币130元。

  看起来售价并不便宜,但也阻挡不了日本读者们疯狂的热爱,所有书店的存货都被抢购一空,第二天,出版社就不得不宣布3次加印。

早川书房营业部当天宣布加印的推特

  目前,加上第10次印刷,一共8万6千册的存货也已几乎被抢光。

  不少书店都把《三体》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,有的书店甚至连书架上的样书都被抢走。

  在亚马逊上,《三体》早已卖断货,下次到货要到7月23日。

  那么,三体在日本究竟有多火呢?全国连锁超过60家的“户田书店”,《三体》的销量已经达到第三的位置,紧挨着日本国民推理小说大神东野圭吾。

  而日本的另一家书店三省堂书店,《三体》更是冲到了第一,甩开了排名第三的东野圭吾。

  还有一家书店发推文说:即使像我们这种艺文类书卖很慢的书店,《三体》也卖得很好,继《三国》之后,中国又出现了一个“三”的传奇!

  把《三体》和《三国》并称为“三的传奇”,日本书店人的想象力也是很卡哇伊。

  名人争相推荐、媒体纷纷报道

  除了深受读者喜爱,还有许多日本名人,也为《三体》着迷,自发推荐。

  比如知名游戏设计师小岛秀夫,早在今年5月,他就在推特上晒出了抢先拿到的《三体》日文版样稿,表示要好好读一下。

  看完之后,他感叹:

  “一口气读完刘慈欣写的《三体》,天哪,好久没接触过这么宏大的正宗科幻作品了。题材都是我们这代人能接触到的,但是其历史背景、科学知识和文学意义,是独一无二的科幻文学作品,让我想起《神狩》《童年的终结》《无尽长河的尽头》。刘慈欣先生和我同年。”

  在7月出版的《三体》日文版书封上,小岛秀夫也不吝赞美之辞:“在普遍性、娱乐性、文学性这三者重力绝妙平衡的拉格朗日点上诞生的、奇迹般的超现实科幻小说!”

  日本导演入江悠的推荐语也被印上了书封:“惊天动地包罗人类历史的科幻。超绝想象力蕴含了庞大知识、真是了不起!”

  科幻作家小川一水也称赞,读这部作品,感觉就像詹姆斯·霍根和罗伯特·J·索耶的作品在中华炒锅里面翻炒过一样。

  除此之外,日本媒体也争相报道《三体》的大火,日本最大的新闻媒体《朝日新闻》还专访了刘慈欣。

  鉴于《三体》在日本的火爆,出版此书的早川书房也安排了大刘今年秋天访问日本,与日本的读者面对面交流。

  估计到时候,又将在日本引起一股三体热。

  终于轮到中国文化输出世界了

  其实这几年,不只是日本,《三体》的每一次外文版出版,几乎都会引起当地的热议。这本2006年开始在《科幻世界》连载的长篇科幻小说,在国内,早已是科幻迷心中的经典。被翻译成英语后,更在欧美国家风靡,于2015年获得了第73届“雨果奖”最佳长篇小说奖,这也是亚洲人首次获得这项“科幻界的诺贝尔奖”。

刘慈欣与《三体》的英文译者刘宇昆

  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,也是《三体》的忠实粉丝,他还评价,比起美国总统要处理的事,《三体》的世界太有想象力了。

  他说:“看完《三体》之后,我觉得当个美国总统和浩瀚的宇宙相比实在太渺小了。”据说,当时奥巴马还委托总统办公室催更,要刘慈欣赶紧找人把《三体》后两本翻译成英文。

  大刘收到邮件后,还以为是有人恶作剧,直接当垃圾邮件删了,直到后来美国外交部找到中国外交部协调此事,大刘才发现原来这是真的!前段时间,大导演卡梅隆到中国时,也曾和刘慈欣对谈,说自己也是《三体》的粉丝,还当面向刘慈欣请求授权,想要获得《三体》的改变机会。从美国总统,到好莱坞大导演,再到日本的普通读者,全都为之疯狂,《三体》可以说是近年来我们最成功的一次文化输出了。说到“文化输出”,过去总是外国向中国输出文化,比如美国向中国输出好莱坞,韩国向中国输出偶像文化,日本向中国输出动漫。但这些年来,也终于轮到中国越来越多地向外国输出文化了,除了《三体》,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。比如抖音——你没看错,这个许多人觉得沙雕的视频软件,在国外叫Tik Tok,已经成为全世界下载量第二的软件,成功俘获全世界沙雕网友的心。

  过去,总是我们从YouTube上扒视频转到国内,没想到现在轮到外国人,从抖音上学神曲了。

  除了抖音,中老年人的流行文化——广场舞,同样输出到了国外。虽然很多年轻人觉得土,但全世界中老年人的心是一样的,只要扭动起来,就是开心的啊。

  2016年,悉尼市长Clover Moore来广州访问时,看到大妈们跳的广场舞,就兴奋地表示:这运动实在是太牛了!我要回去在悉尼推广!

  再比如说电视剧,前些年的《琅琊榜》,就火到了美国、韩国等许多国家。

  在韩国,《琅琊榜》甚至超过许多本国电视剧,收视率冲到了第二。

  过去,我们总是谈文化输出,我们也努力地输出京剧、输出功夫、输出古诗词,但是很少真正成功过。

  但现在,我们的科幻小说、电视剧,乃至网络文化、广场舞文化,全都是无心插柳地输出到了全世界。

  回头来看,这或许正是文化输出的秘密,当一个人、一个国家,太把“输出”作为目的,花太大力气想要别人接受自己、喜欢自己的时候,反而不容易得到别人的接纳。

  但当我们把更多精力放在提高自己的综合实力,放在创造真正让自己喜欢的东西上时,我们的快乐与热情,以及最后创造出来的成果,自然就能打动别人,不论是科幻小说、还是电视剧、抖音、广场舞,都是如此。

  因此,我们在接纳外来文化的同时,更应该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感到自信。

  相信当我们真诚地展示自己时,在世界的舞台上,也会有越来越多的歪果仁被中华文化所吸引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stc8.com. 石头网 版权所有